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普鲁士军事家沙恩霍斯特:现代德国军制的奠基人
普鲁士军事家沙恩霍斯特:现代德国军制的奠基人

 大伙都知道,历史上的德国军力超强,名将辈出,傲视欧陆。这德国凭啥那牛呢?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德国有一个由军界精英组成的军事机构——总参谋部,德国能在历次战争中屡屡得手,都离不开总参的精心策划和指挥。这德国总参(前身即“普鲁士总参”)的创始者就是沙恩霍斯特将军和格奈泽瑙元帅,二战期间德国有俩特牛的战列舰,就是以这俩军界老前辈的名字命名的。

 沙恩霍斯特和一般普鲁士名将不同,因为大多数普军将帅都出身贵族,而沙恩霍斯特却出身农民。好多普军将帅一看就是威风凛凛、煞气腾腾,特有军人气质,而沙恩霍斯特怎么看也不像军人,更像一个著书立说的文人学者。其实这也难怪,因为沙恩霍斯特早年当过军事杂志的编辑,写过军事方面的论文,在军校教过书,就是当没当过战场指挥。

 45岁时,沙恩霍斯特给普鲁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二世写了封求职信,信的大致意思是说:陛下,希望您批准俺加入您的普鲁士军队,顺便让俺当个参谋,如果方便的话再赐给俺一个贵族头衔吧(如将其改成现代版“大学毕业生给公司老板写的求职信”,那就是:X总,希望您让俺加入您的公司,顺便让俺当个部门经理,如果方便的话先发我一万元薪水。呵)。国王一看信,觉得这人很有个性很有理想,于是就恩准了(此乃特定时代特定人物的特例,现在想写求职信的朋友切勿模仿)。

 加入普军后,沙恩霍斯特就忙活开了,近乎疯狂地燃烧他的军事梦想。他在柏林搞了一个“军事协会”,拉来一帮头脑开放的军官(其中就包括日后大名鼎鼎的西方军事思想权威、《战争论》的作者——克劳塞维茨),准备对普鲁士军队来一个大手术。为啥要“手术”呢?因为沙恩霍斯特早就瞧出来了,普鲁士军事体制毛病太多,这样下去普鲁士在欧洲列强中怕是混不下去了,何况普鲁士还有一个极具威胁的可怕邻居——法国的拿破仑。为了实现理想,沙恩霍斯特给外交大臣送上一份自己草拟的关于对法作战的设想,怎奈普鲁士国王饭桶一个,胆小怕事,幻想和平。不久沙恩霍斯特又写了一个奏折,说普鲁士很难防御战,只能强兵,结果又被国王无视了。当普鲁士和法国的战争爆发时,一切都晚了……

 1806年普法交兵后,沙恩霍斯特作为普军总司令布伦瑞克公爵的参谋长参加了与拿破仑法军的作战。普军连战连败,狼狈溃逃,布伦瑞克公爵也受了重伤,虽然这位总司令身边有沙恩霍斯特这样的军事奇才当参谋长,但他却把他当参谋长使,而是把他当副官去干跑腿活,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结果沙恩霍斯特也在战斗中光荣负伤。败逃的时候,沙恩霍斯特遇到一个特能懂他心思的人,此人就是当时大名鼎鼎的普鲁士头号名将布吕歇尔元帅(这位“猛大帅”前面咱已经说过了),别看布吕歇尔是一个粗暴野蛮、毫无教养的彪悍家伙,但他独具慧眼、爱才惜才,他一见沙恩霍斯特就喜欢上他了,觉得这个参谋长特有才,从此他们就成了亲密伙伴,被后世誉为“普鲁士军队历史上一个能力超凡的高级指挥官与一个具有科学知识和高度文化修养的参谋长成功合作的第一个范例。”不过当时的战场形势还是很糟,老沙和老布还没来得及共商大计呢,就一起做了拿破仑的战俘,不久在战俘交换中又被放了回来。

 普鲁士被拿破仑打翻了,不过沙恩霍斯特倒挺高兴,因为普军的战败使普士的头头们深深认识到,自己的军事体制确实很垃圾,真的必须改革了。

 1808年,52岁的沙恩霍斯特当上了陆军大臣,他开始和另一个精英牛人也是他的大弟子——格奈瑟瑙一起大刀阔斧得进行军事改革,精心打造普鲁士总参谋部。那他们是怎么改革的呢?这个就太多了,比如:

 普军中没本事的烂人年龄大吃闲饭的太多,要踢出;

 普军军官素质太差,要改变;

 普军的装备和战术有点过时,要更新;

 普军的刑罚太变态(如鞭打等),要废除;

 普军原来老用雇佣兵,现在不行了,要换换(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

 普军指挥机关太混乱,要重整

 ……

 看看,不容易吧?沙恩霍斯特为了普军改革绝对称得上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过改革还没完全成功呢,这位“改革先驱”沙恩霍斯特就撒手归天了。这是咋回事呢?话说1812年普鲁士与拿破仑重新开战,沙恩霍斯特又担任了布吕歇尔元帅的参谋长,为元帅精心制定了对付拿破仑的作战计划,然而计划刚出台没多久,沙恩霍斯特就在吕岑之战中负了伤。即便如此,他还是为打败拿破仑而到处奔走。他认为仅靠普士和俄国联军是整不过拿破仑的,应该把奥地利也拉进来。于是他不顾伤痛,奔赴维也纳去和奥地利缔盟,结果于1813年6月在布拉格因血液感染去世,可谓典型的“出师未捷身先死”。

 虽然沙恩霍斯特没能亲眼看到他一手缔造的成果,但格奈泽瑙等普军改革精英继承了他的事业,使总参军事体制日趋完善。到了老奇时代,普鲁士总参谋部在统一德意志的战争中发挥了无与伦比的重大作用,不但威震天下,而且逐渐被欧美亚(包括清末民初时的中国)许多国家仿效。沙恩霍斯特若在天有灵,肯定大为欣慰。二战德国名将古德里安在他的战争回忆录中把“德国总参”称作是沙恩霍斯特和格奈泽瑙的“嫡系子孙”,赞扬沙恩霍斯特这位“农民的儿子”是一个“勇敢、聪明、谨慎、严肃、绝不自私、绝不腐化”的伟大军人。

合肥银途财务管理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合肥市瑶海区铜陵北路与瑶海路交口华府竹丝苑二期33#1207